当前位置:首页 > 汽车 > 正文

智能汽车芯片分析(上海汽车芯片最新消息)

简介汽车芯片生命周期更长,需要维持10年以上,使用场景对功能安全要求更高,车载SOC稀缺性一直会在。 商业模式: ①人力外包公司——...

智能汽车芯片分析(上海汽车芯片最新消息)

汽车芯片生命周期更长,需要维持10年以上,使用场景对功能安全要求更高,车载SOC稀缺性一直会在。

商业模式:

①人力外包公司——帮客户提供,可替代性强,容易受客户制衡,基本没办法享受项目复用额外收益。

②产品方案公司——可替代性低,比其他厂商更懂某类型IP。

③IP公司——商业模式最好,利润最高,比如英伟达、高通,收取开发授权费(比如高通8155几十万美元)、技术支持费(一般方案商支持)、版税费(根据出货量出钱),技术支持费对成本摊薄效果不明显。

一、智能座舱芯片(单寡头)

分布式向集中式,同一个SOC通过虚拟化支持丰富的应用,一芯多屏有优势。

座舱的玩家:传统瑞萨、NXP、德州仪器。

高通

高通1985年成立,在车方面主要集中数字座舱、车载网联、C-V2X、ADAS、自动驾驶和云。2017年第一次披露研发自动驾驶芯片计划,当年9月推出V2X芯片,2019年2月推出自动驾驶芯片,23年量产。2014年高通发了第一代数字座舱平台,骁龙220A(手机改过来的),很多消费电子的积累,16年推出骁龙820A,19年推出骁龙8155(2022年高通座舱占70%-80%份额,行业天花板,一芯多屏90%以上,22年才大规模上车)。8295开发费远高于8155。高通预计未来汽车业务5年翻5倍,汽车业务营收10年CAGR23.49%。

二、智能驾驶芯片(多寡头)

传感器数量增加,处理的数据量快速增长,芯片算力要求快速增长。

自动驾驶芯片关键指标;算法效率和算力、芯片适配性、开发便捷性、车规级认证、解决方案能力、能效比(峰值概念)。

竞争格局

①新:英伟达、高通、华为、赛灵思

②传统:瑞萨、NXP、英飞凌、TI德州仪器、意法半导体等传统汽车半导体厂商;

③自研人工智能芯片玩家:特斯拉、Mobieye、地平线、黑芝麻,软硬件耦合玩家,专用芯片。好处在于特定场景下可以跑出更高的算力比,劣势在于留给主机厂腾挪空间小,未来车厂做OTA需要找这些厂商。

英伟达

1993年4月成立,1999年提出GPU概念,后来推出CUDA和GPU硬件的架构,2015年推出DRIVE PX、DRIVE PX2、20年量产Xavier、22年量产Orin(7nm工艺)。

英伟达为全球唯一“车端、桌面端、云端”三端一体统一开发环境的公司,开发对手多是ASIC芯片。先发优势英伟达较早进入驾驶市场,领先主要对手2年,一旦选定芯片厂商,后续更换成本高(座舱芯片和手机比较像,而驾驶域开发不同模块仅仅是自动驾驶在不同场景的应用,APP概念,整体芯片生态倾向做分立而不是融合)。主机近两年急于生态占位,只有英伟达芯片成熟。

高通

2020年上半年推出Ride平台,预计搭载ride平台23年投入生产,比如去年11月高通与宝马在自动驾驶域合作,预计在2025年量产。优势在于:

①性价比,消费级芯片,往自动驾驶芯片改可以节约研发成本;②功耗上,英伟达主要算力GPU供,效率低一些;③座舱域领导者地位,有助于自动驾驶方案推广,座舱渗透比驾驶域渗透快,通过座舱切入推自动驾驶方案,对车厂说座舱和驾驶域选同一家芯片厂更便利。

Mobileye

传统ADAS霸主,成立1999年,擅长单目视觉系统。2007年第一代EyeQ1在宝马、沃尔沃上搭载,2014年和特斯拉合作,2017年英特尔溢价收购Mobileye,封装了一些算法和芯片一起卖。目前算法精度和可靠性全球领先,高性价比、低成本、省心方案,虽然正向开发能力弱但想上自动驾驶方案的车企,Mobileye是很好的选择。行业对Mobileye争议在于①黑盒解决方案(比较封闭,车厂希望做OTA,开发周期缩短,灵活性要求提高)、②商务上强势、③服务支持能力较弱。

目前单个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纯视觉方案较多,基本以ADAS为主,多摄像头和毫米波雷达的不多,2030年多传感器成本比L2+方案贵很多,成本差异不同车型和价格带车会选择不同房,传统市场Mobileye芯片市占率50%,自动驾驶生态会分层,中远期来看Mobileye还是会有一定份额。英伟达GPU在绝对性能会有非常明显优势,但实际上车的算力比会打折扣。Mobileye会使得算力有更好的发挥,成为省心方案龙头。今年3月初Mobileye提交IPO申请,英特尔体内开发团队会归属于Mobileye。未来Mobileye会推出开放版本,后续可能会和吉利下面的极氪合作。

特斯拉

特斯拉和其他玩家不一样,是给车厂提供服务的第三方,封闭生态,第一代系统里用的是Mobileye的EyeQ3芯片。Mobileye划分在传统车厂阵营,传统车厂出货量大,可以提供大量行驶数据,而且传统车厂天然软件能力弱,会有天然的依存关系。特斯拉利用自己终端为Mobileye采集数据和算法,后续把数据的使用权利把握在手里,不满Mobileye进程比较慢。特斯拉第二代用的是英伟达的DRIVE平台,认为英伟达用GPU路线,功耗大。到HW3用的是自研芯片,FSD研发2017年,2019年4月在Model3用,统一板卡有2颗芯片,互为验证。

黑芝麻

2019年8月华山一号A500;2020年6月华山二号A1000算力58-116TOPS,国内第一款支持L2+;2022年4月会发布A2000芯片,250TOPS,支持L4/L5。黑芝麻先IP,后芯片。

地平线

2017年12月发布征程1.0;2019年8月正式推出车估计 4tops等效算力,功效2wh;2020年9月征程3;2021年5月理想one用两颗地平线征程3;2023年将推出超过 512TOPS的征程6.0。

德赛西威和英伟达合作多,中科创达和高通合作多,经纬恒润和Mobileye合作多。芯片产生稀缺性都会在,会选择国内方案商和它们合作,双方会存在客观上的绑定关系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