哲学教授刘擎遇上演员陶虹 什么是成年人的体面社交?

广元资讯 218 0

【广元资讯娱乐综艺原创栏目《综议感》,定期发布好看好笑的综艺解析、犀利点评】

比起年轻人之间活力四射、偶尔伴随冲突的社交方式,成年人的体面社交是什么模样?

在《仅三天可见》的社交观察实验中,实力派演员陶虹和哲学系教授刘擎将被要求共同相处三天。

刘擎因为参与了一季《奇葩说》的录制被大众熟知。作为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授、政治学系博士生导师,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学者气质。他从象牙塔走出,走上网络综艺,同样凭借着他儒雅的气质,吸粉无数。

陶虹作为知名演员,在有了孩子后逐渐淡出娱乐圈。近两年,复出的陶虹依然自带高光。在《小欢喜》、《我和我的祖国》中,尽管她只是配角或是参演,仍然不耽误她拿“最佳配角”、“最受欢迎女演员”。

一个是哲学教授,一个是女演员。这两个看似不会有任何交集的人,在这档节目中需要通过三天的相处去了解彼此。

与当下流行的“社恐”,社交尴尬不同,这两个互不熟悉的人相处起来却非常的自在。

在后期的采访中,两个人对彼此的评价都是

陶虹:我觉得他好nice啊!

刘擎:她是特别能够让人自在的人。我稍微有一点尴尬,然后就被她化解掉了。

没有不舒服,没有尴尬,相反两人在交流中,还会交换一些对不同议题的看法。所有话题都是由浅入深,没有那种悬浮在空中的漫无目的。很多网友称赞,这就是成年人的体面社交啊。

方式的得体

“《小欢喜》我全部看过了,从头到尾。” “谢谢,谢谢。” “演的特别好。” “你好像这么多年都没变……”

节目一开始,是刘擎先去往陶虹的工作现场,当时的陶虹作为白玉兰奖的评委,正在准备晚上的颁奖典礼。

两人其实在很多年前见过一面,再被问起时陶虹已经不记得了,直言自己之前“没有见过刘擎。”

但因为刘擎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,他仍然能记得在2002年2月14日,与陶虹在朋友的聚会中见过一面,这样无意中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,当刘擎再提起时,陶虹也表示自己也能想起当时聚会的画面,并感叹刘擎的细心。

当陶虹在化妆时,刘擎走过去与她闲聊,两个人聊了几句关于化妆的问题后,气氛又陷入沉默。

或许是为了避免尴尬,刘擎表示自己先出去一下,最后向导演表示,他并不是一个有社交障碍的人,但没有任何主题的寒暄会让他觉得有障碍。

成熟的社交方式或许就是避免无意义无目的的谈话,如果非要没话找话,还不如先结束这个氛围。

在最后的谈话中,刘擎也很直率地表示,在这几天的相处中学到了很多,但是观察陶虹化妆确实没学到什么。

旁边的陶虹也大笑,“你观察我化妆我也学不到什么。”

或许这是当时两人都能感受到的小尴尬,通过玩笑的方式再提出来,就很轻易地化解了。

刘擎来这个节目之前有一个小愿望,因为他在年轻时也曾排过话剧,所以他希望能借这个机会与陶虹有一次小剧场的表演。

当刘擎第一天提起这个话题时,其实陶虹心里是拒绝的,因为作为专业演员,她认为排戏不是短短三天就能做好的事情,而且她会不明白排这个戏的意义。

后来在得知刘擎多年来的有一个舞台剧演员梦时,她还是答应一起排练了契诃夫的《万尼亚舅舅》,也让刘擎教授体验了一下舞台剧演员的感觉。

刘擎对于剧本的解读很深,但是对于表演却并不熟悉,在陶虹的带领下,他直言自己是上了一堂“戏剧教育课”,并在排练了几遍后感叹自己愿望已经达成,也没有给陶虹带来更大的负担。

话题的内容

“我们这一代人会特别抵触肤浅” “我就特别怕最后我们聊的都是一些很肤浅的、你好我好他好的事”

不可否认的是,这场社交更是一次节目。刘擎也坦诚,自己会有一个自觉,因为这些谈话最终还会做成节目,所以他希望自己所表达的内容是有价值的,那些平时中懒散的状态,是不值得让观众花费时间观看的。

因此他们聊到当下社会的现象。

谈及如今审美的现状,越来越多的人追求白幼美,对于“很多小姑娘进入行业就拼命减肥”这个现象,刘擎表示:“现在这个瘦的标准,有的不是健康的标准,是一个当下流行的美学标准。

陶虹直言这是“被影视伤害了的审美”。

这种美的意识形态影响着年轻的追求,甚至制造出了“身材焦虑”、“容貌焦虑”。但美的标准是多样的,不该限制在这个只有百分之三的人可以自然达到的框架之中。

聊专业

在聊天中,两个人都会有意无意的问询有关另一方领域的问题,相比其一个表达者,他们更愿意做一个倾听者。

当刘擎问到,“在戏剧里面,会有导演中心主义或演员中心主义吗?”

陶虹立马肯定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其实到哪里都有“权力”的存在。

她又反过来问刘擎,“那你觉得如果在一个剧里,导演和演员打起来了,应该炒掉哪个?”

按照正常的逻辑,刘擎回答,“应该是要按当时的情况来吧。”

陶虹解释,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,就是看这部戏拍了多长。如果刚拍可以炒掉演员,但如果已经拍了很长时间了,一定是炒掉导演,因为成本太高。

不同的行业都有不同的规则,但其实又都可以用哲学中的“政治”“权力”逻辑来解释。

聊死亡

因为徐峥,刘擎和陶虹偶然发现他们竟然有那么多共同的朋友。

老友相聚,他们在餐厅聊年轻时的自己,谈到了哲学,表演,人生的开始和结束。充满着淡定和从容。

当谈到离别,陶虹表示“告别是一次很难就告别清楚的”,父母刚过世的那几年,只要一提起就会哭,但是现在就可以很坦然地聊了。

刘擎也提到了伊壁鸠鲁对死亡的态度,死亡从来不是问题,你活着的时候死亡没有降临,你死的时候,你也已经不知道了。

他们自己也不禁感慨,果然在人生不同的年龄段,会聊的话题都不一样了。即使两人有着不同的生命体验,人生态度,但他们依然能在很多话题中达成共识,并且学习到对方身上的从容与自在。

在节目结束时,刘擎也表示担心,会不会他们这三天的相处太过于平淡,不是导演想要的东西。

他也坦言,他们两人现在的状态都已经“太成年了”,自己建立的堡垒已经很强很强了,不是发生一点什么事就轻易能击碎的。因此他们更多能表现出来的,是所谓的“客气”,从容和得体,而不是导演想要的冲突或大受感动或相见恨晚。

但也正如刘擎所说,这种“得体”的社交方式或许在当下并不是特别多的,如果双方之间相处时是彬彬有礼的、善意的、非常得体的、互相能学习到东西的,那就是很好的相处方式了,在当今社会是值得大家去珍惜和培植的。

对于这种“成年人的得体社交”,你怎么看?